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心笔记 > 正文

美国华人闯时尚圈 立志改变“中国制造”偏见

07-25 随心笔记
 中国侨网7月25日电 据纽约侨报网报道,十多年前,周绚文(Wen Zhou)与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共同创建时装品牌3.1 Phillip Lim,优雅高级的女性化设计,精良的做工和高档面料,隐约中携带一点内敛的东方元素,这种既有创意设计又价位不高昂,介于顶尖品牌和快时尚之间的服装品牌,在当时还极为少见,因此3.1 Phillip Lim几乎一夜间成为时尚界宠儿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周绚文与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。(图片均为周绚文提供)
  从衣厂女童工起步
 
  1985年,我和家人从宁波移民来美国,那时候我外公外婆已经在纽约。我们来美国后住在唐人街地兰西街,当时下东城还很恐怖,我感到很害怕,但也很无奈,不知道该怎么做,因此我能体会新移民孩子的心态。我爸妈都上班,我12岁,我妹妹9岁,我们姐妹两个也去衣厂打工。80年代衣厂非常忙,工作给我带来很多自信,我在衣厂里学会了广东话,了解生意是怎么运作的,我觉得那是很好的经验。
 
  我小时候觉得上大学可能没什么用,后来就退了学,帮爸妈赚钱还债。我爸妈经历过文革,心理没有安全感,所以专注于赚钱。我读高中时一直在工作,暑假在衣厂做全职,读完高中,我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,那时我们住在下东城,跟外界接触不多。
 
  后来我从中文报纸上看到一份招聘广告,是布料进口公司,我去做兼职,刚开始做的工作是剪布料送给设计师。那家公司在曼哈顿中城39街和七大道,我去那里才发现,原来时尚的世界这么美,以前我认识的只是工厂,但是时尚很美,我觉得以后我要在这里工作,我要在前端工作,而不要在末端。
 
  我老板后来给我全职,我当时在FIT(时装设计学院)读大学,主修时尚经营,我改为晚上上课,白天上班,但3年级还没读完我就辍学了。
 
  我觉得工作能学到更多东西,我学到运用操作的知识,犹太人老板教我做财务,去法国、意大利采访供应商,我学到360度的知识,懂得商业运作,懂得谈判议价,懂得怎么拿到面料。我原先是助理的助理,后来老板把我提升为销售,我跟老板常常到处跑,我对设计本身没有兴趣,但对最后的产品感兴趣,我会想怎么去推销产品。
 
  我在那家公司呆到21岁,帮我老板开发了很多市场,拿到很多客人,他的生意非常好,后来他聘用了一个意大利裔男子,我老板可能觉得我是小女孩,这个意大利人26岁,老板可能觉得他年龄比我大,应该给更多工资,但是我觉得我的工资应该反映我的工作能力,新来的人薪水比我还高,我很不高兴,我开始想怎么去做自己的事情。
 
  辍学创业自己当老板
 
  我大三还没读完,就自己出来创业。我开了一个面料进口公司,租了个办公室,拿了一个商业贷款,我跟原来的老板没太大竞争,他走量的路子,我走质的路子。
 
  我一直对做生意有兴趣,我是Serial Entrepreneur(创业狂人)。我生意很好,有时候客人会问我,把衣服拿去哪里生产?我说为什么不拿去中国生产,他们说通常是Gap这种大批量的公司才去中国生产,但我觉得应该也有小型的厂家,于是我开始为我的客户寻找中国制造商,客户所需的高质量厂家,我找到了,客人对质量很满意,我也成了厂商专家。
 
  我一直走高级的价位,在西岸有个合伙人,那边有个客户叫Phillip Lim,我一直有注意他在选什么面料,但没见过面。后来我去巴黎参加面料展览会,我们见面了,我觉得Phillip品味很好,很勤劳,觉得这个人就像我的兄弟。
 
  两年后,Phillip 和他的商业伙伴解散了,我说,Phillip,你来纽约,我们一起创建品牌。我们都是很冲动的人,他就过来了,住进我女儿的房间,我女儿当时才3岁。
 
  我和Phillip一起创建品牌时,我们两人都刚好31岁,所以给品牌命名为3.1 Phillip Lim。
 
  第一期我们设计了65个款式,有24个国家来订货,拿到的订单是预计中的10倍。那时候服装业只有很大的品牌或快时尚,没有设计好质量好、价格又不是很贵的品牌,我们开创出一个新市场,后来出现了很多这类品牌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周绚文与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。(图片均为周绚文提供)
  3.1 Phillip Lim风靡时尚界
 
  两年后,美国《时尚》总编安娜·温图尔叫我们做时装秀,她一直很支持我们。
 
  我们的服装很女性,给强大的女性穿,我觉得这是我想穿的衣服,我就设计这种服装,我们的对象是强大的女性和全球公民的女性。
 
  我们的服装很受欢迎,有些城市我们只选一个商店卖我们的产品,客户来了,但我们只能选一个,有的客户都哭了。
 
  Phillip非常有才华,他是个天生的设计师,他5岁开始自己做衣服,他妈妈和我妈妈一样都是裁缝,我们的背景很相似。
 
  我之前从来没经营过品牌,Phillip是小众设计师,他没去过大公司工作过,我们经验很少,不只一家公司想买我们,就连LVMH也想买我们,但我们不卖,这个品牌是我们的宝贝,我想把它带大成人。
 
  我当时比较年轻,不觉得是挑战,因为我们是自主创业 ,没有投资人加入,所以我们不觉得有什么是我们不能解决的,现在13年了,我们的公司有很大改变,有了资深经理来帮助发展。
 
  我觉得时尚这个行业,团队要合作得很好,如果Phillip做了一个很好的collection,卖得很好,有了更多订单,但如果面料无法补充,就会影响到几百万的销售,影响到我们的现金流,所以每个团队成员都要掌握得非常好。
 
  我们每年有超过2500个款式,如果一个产品做得不好,你可以重做,但是如果是iPhone,你设计得不好,就完了,这是我们服装的一个优势。
 
  营销是非常困难的部门,通常要很多资金来支持,我们是独立公司,没有很多钱来做营销,我们注重现有的客户,他们就是我们最好的PR(公关)。
 
  我们的客户有年轻人、中年人、老年人,每个人穿上我们的衣服后都成为我们的粉丝。Phillip非常敏感,他设计的衣服摆在那里可能看起来不怎么样,但穿上却很时髦,我们是refine(让你更好),而不是 define(把你变成什么人), 比如street wear,你穿上就是街头风格,而我们的服装是让你become a better version of yourself (变得更好)。同时,我们的裤子最热销。
 
  女人经常会看到自己的缺点,穿衣服时第一感觉是这里不好那里不好,我觉得女性首先要改变的是,不要老是看到自己的缺点,而是要看到优点,并且发挥自己的优点。
 
  如果你专注于自己的短处,你什么也干不成,我有很多缺点,我不会唱歌,不会跳舞,大学没读完,但我把焦点放在自己的长处上。做事情时,我不会从自己的优点和缺点这个角度来看待,我也不看性别,不看年龄,我看重的是我能否完成这个工作,如果符合我的商业策略,我就努力把它做好。
 
  当我年龄越大,越不害怕提问,我问得越多,寻求帮助越多,别人会更欣赏我。我不会假装自己什么都懂,寻求帮助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,我年纪不小,但我精神不老。
 
  改变“中国制造”的偏见
 
  关于中国制造,13年前我在做面料进口的时候,介绍客户到中国生产服装,我亲自体会到中国成衣的质量很好。当时大家觉得中国制造的东西都是便宜货,我的使命是改变人们对“中国制造”的偏见。中国的东西便宜,但不意味着中国没法做高质量的东西。
 
  我想做精良的中国产品,就像小时候我妈给我做的衣服一样。中国有工艺craft,有很好的工匠,产品好不好,跟在哪里生产无关,而在于如何制造。工艺指的是你做得非常用心。我们要提高自己的自信心,要支持自己的工艺。
 
  3.1 Phillip Lim 品牌的产品90%是中国做的,一开始客户很抗拒,说你们的东西怎么这么贵。我说你要看质量,如果把中国的产品跟意大利的相比,可能中国更好,因为意大利从20年前开始,就是中国人在那里做衣服,现在的Gucci 、阿曼尼也都是在中国做。当然,今天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也能做出很好的质量。
 
  我们的衣服有东方元素,表现细致的东方文化,但不是中国的龙或大红,Phillip把中国传统的感觉表现在设计上,用现代的方式来表达。
 
  我们一直是全球性的公司,好品味是没有国家和种族界限的,法国人可能喜欢针织,美国人喜欢裙装,日本人喜欢内敛的蓝色,美国人喜欢绿色,但这种差别与国家和种族无关。
 
  时尚是一种世界语言
 
  对于想从事时尚行业的年轻人,如果做设计,你首先要问自己一些问题:第一,你是不是可以做设计,比如设计包包,或lifestyle,这件事你是不是会做一辈子,如果不能坚持做下去,就不要做;第二,为什么人家要买你的设计,如果市场上已经有了,为什么还要做,你能增添什么价值;第三要有经验,要去大公司小公司工作,去实习或做入门工作。
 
  很多人想在年轻时完成某些目标,其实不必太着急,你应该在自己准备好的时候去做事情,不要限定自己25岁就必须完成什么目标。我鼓励年轻人去追求美和激情,不要老是问自己为什么,而要问为什么不。
 
  我从事商业是受好奇心和对实际操作的兴趣所驱动。我从小就对人际关系非常感兴趣,天生喜欢跟人打交道。Phillip是天生对产品有兴趣,但对人很害羞,他喜欢做产品,我喜欢做营销。Phillip很有潜力,每个季节我都看到他设计的能力,我不断地受到他启发。
 
  能够在我喜欢的时尚行业工作,我感到非常幸运,时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,每天早上起来,把自己打扮成你愿意让这个世界看到的样子,时尚完全是一种自我表达,是一种世界语言。(林菁)
 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aerotekit.com/News/21.html